您的位置:首页 >> 梁祝研究 >> 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电影《梁祝》在日内瓦会议上 熊华源
     1954年5月周恩来总理中国政府代表团参加日内瓦国际会议。周恩来认为,新中国已迈出了主动走向世界、了解世界的可喜步伐,但同时也应有意识地让世界更多地了解新中国,进而使他们走向新中国。因此,为了让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与会国家代表团和新闻记者,了解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艺术和新中国成立几年来所呈现的新气象、新面貌,周总理特意指示中国代表团带去了国内刚拍出的第一部彩色电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还带去了《1952年国庆》、《锦锈河山》、《中国杂技团》、《白毛女》、《翠岗红旗》、《敦煌壁画》、《葡萄熟了的时候》、《草原上的人们》和《孽海花》等影片。
     会议召开不久,周恩来为首的中国代表团所展示的精神风采已为各国代表团和各国记者所注目。
     但是,这时有的外国记者别有用心地说:"从周思来和他的助手身上,可以看出中国人的自信、乐观和组织能力,他们具有没有大国架子的大国风度。在日内瓦是看不到共产党统治下的几亿中国人民的悲哀和愁苦,更看不到他们对共产党专政地憎恶和仇恨。"
     针对这一情况,周恩来立即指示代表团的新闻联络官熊向晖,为外国记者举行一次电影招待会,放映纪录片《1952年国庆》,用影片所展示的已经从世界东方站立起来的新中国人民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来回击这些记者的诽谤。
     周恩来特别交代:要选好放映日期,不要在开会的日子,也不要在周末;把请柬分成两种,一种指名邀请,一种不写名,就放在"记者之家",以便让台湾、南越、南朝鲜以及不便邀请的美国记者;放映时,根据中文解说词,用英语通过扩音器作简单说明。
     5月13日晚,中国代表团新闻处在圣彼得广场剧院举行电影招待会。在放映时,能容纳250人的居院座无虚席,还有一些人站着看。在放映过程中,不时响起掌声。
     放完后,掌声雷动,观众纷纷同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握手,表示祝贺。有的说,再不能拿1949年前的眼光看中国了。还真有不少美国记者前来观看。
     事后,一位瑞士记者在报道中说:"当全副武装的中国军队和手捧鲜花的姑娘们,迈着矫健的步伐,跨过日内瓦的银幕时,西方和东方的无冕之王们都情不自禁地一起发出轻轻的赞叹声。"
     心中持有偏见的人,总是要发表诽谤性议论的。这时,一位美国记者说:"这部影片说明,中国在搞军国主义。"
     针对以上情况,周恩来再次指示熊向晖说:"即使个别人这样挑衅,也值得我们"不过"这好对付,我们有梅兰芳的大戏,什么角色都有。再给他们放一部《梁山伯与祝英台》看看。"
     这部片子是由电影艺术家桑弧导演,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范瑞娟主演的。
     越剧是流行于我国江南地区的一大地方剧种,它具有清雅脱俗的气质、诗情画意的风格、优美动听的旋律,在全国有较大的影响。
     在这之前,周恩来和当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拍摄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和支持。1953年11月5日,他曾和邓颖超、陈毅一同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审片。1992年初,桑弧在《追忆周恩来二三事》一文中这样写道:
     1953年冬,影片摄制完成,夏衍同志邀请周总理、邓颖超和陈毅市长来审看样片。他们看后十分高兴,对袁雪芬、范瑞娟的优秀表演以及摄制组全体的创作劳动给予很多鼓励。
     周总理还详细询问了拍摄情况。他知道舞台上的《梁祝》要演3个多小时,这对电影来说,无疑是一个过量的负荷。因此,如何把影片的长度控制在电影通常所允许的2小时的放映时间之内,而又要尽可能地保留甚至突出舞台的精华,这确是一个难题。
     摄制组虽然作了很大努力,仍不能尽如人意。
     周总理深思片刻,用商量口吻问我们,为了剧情贯串,在"楼台会"和"山伯临终"之后,能否加上一个祝英台思念梁山伯的场面,以衔接下面马家轿进门,祝公还硬逼女儿上轿的场面。我们觉得总理的建议非常好,于是又补拍了"思兄"一场,增加了短短4句唱词,却把梁山伯与祝英台坚贞不渝的爱情烘托得更浓烈了。
     在日内瓦会议期间,周恩来同中国代表团的同志们观看《梁山伯与祝英台》时,对有趣的情节总要发表评论。
     比如,当他看到"十八相送"这一段故事时,周恩来竟高兴得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接着,他从前排过头来对大伙儿说:"你们看,这位祝英台小姐的口才,多像一位外交家!可惜生不逢时啊!要在现在,她可能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女外交家!"
     外国人对中国越剧片究竟感不感兴趣?作为新闻联络官的熊向晖心中没有把握。
     20年代在欧洲生活过,对欧洲人的文化素养有较多了解,并且喜欢看中国各种民族歌舞尤其是越剧的周恩来认为,越是具有民族性的,就越有世界性。因此,只要给这部影片取个既恰如其分又有吸引力的别的名字,外国人看它的兴趣是会有的。
     周恩来凝神沉思了一会儿,说"只要在请柬上写上一句话:请你欣赏一部彩色歌剧电影--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并"在放映前作3分钟的说明,概括地介绍一下剧情,用语要有点诗意,带点悲剧气氛,把观众的思路引入电影,不再作其他解释。这样试试,我保你不会失败。不信,可以打赌,如果失败了,我送你一瓶茅台酒,我出钱。"
     何为《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剧作家莎士比亚在16世纪末创作的一部悲剧。剧本题材源于意大利古老的民间传说。剧情反映了青年罗密欧与朱丽叶两情相爱,但因生活在这个有世仇的贵族家庭而不能结合,终于酿成先后自杀的悲剧发生。事后,两个贵族家庭大梦初醒,握手言和。
     这个动人的故事,在西方国家是家喻户晓、老少皆知的。
     为了招待各国记者,5月20日晚,中国代表团在湖滨旅馆大厅放映《梁山伯与祝英台》。果不出周恩来所料,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真的受到众多外国记者的喜爱。放映前10分钟,能容纳200多人的旅馆大餐厅的位子已经坐满了人。和上次放映《1952年国庆》不同,这次在放映过程中全场肃静,观众个个入戏,全都看懂了。
     从"草桥结拜"的欢悦到"英台抗婚"的悲剧,从"楼台会"哀怨泣别到"坟前化蝶"的忠贞想随,那美丽动情的一幅幅画面,伴随着富有浓郁东方色彩的一曲曲旋律,在观众心中起伏回荡。
     当放映到"楼台会"时,一位法国女记者感动得热泪盈眶;当放映到"哭坟"和"化蝶"时,只听见全场一片同情的感叹声和哭泣声。
     电灯复明,放映结束,观众还如醉如痴地坐着,沉默了一会儿,才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一位美国记者说:"这部电影太美了,比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更感人!"有的说,想不到电影和色彩这么绚丽。一位比利时记者说:"简直忘了在看电影,好像我也在梁祝身边。"一位印度记者说:"新中国成立不久,就能拍出这样的片子,说明中国的稳定。这一点比电影本身更有意义。"
     时近午夜,人们还在尽兴地谈论着,不肯离去。
     当周恩来听取熊向晖汇报得知影片放映获得巨大成功时,意味深长地说:"问题在于宣传什么,怎么宣传。"
     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多么贴切的比喻,多么打动人心的比喻啊!这简简单单的10个字,一下子就把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观众吸引住了;这简简单单的10个字,又蕴含了多么渊博的知识和高超的智慧啊!
     汇报结束后,周恩来满面笑容地请服务员拿来一瓶茅台酒,亲手送给了熊向晖,以庆贺演出成功,并嘱咐服务员将酒款记在自己的帐上。
     周恩来指示放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这部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引来一片赞叹声后,他又授意扩大影片放映范围,用以融洽同各国人士的思想感情,并且不无自豪地说:"我们的《梁祝》就超过英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头……"
     6月8日,周恩来宴请以艾登为团长的英国代表团,并招待他们观看《梁山伯与祝英台》。看后,艾登满意地说:"影片的色彩鲜艳,服装美丽,女主角表演优异。"他还建议中国向外国出口这部片子。
     还有其他国家的社会名流,看了后赞许道:"这是东方式的细腻的演出。"一位美国教授不请自来,看完后要求购买拷贝。他说:应当把这部片子拿到美国去,让好莱坞那些只会拍大腿片的人看看。
     鉴于这部影片在西方国家记者和社会名流中的轰动效应,周恩来又将它拿到中、苏、朝、越4国代表团举行的联欢会上放映,并在现场配备了第一流水平的俄语介绍,特地安排方祖安和在苏联留学的一位烈士后代欧阳菲女士分别翻译男女主角的对白。
     当剧情发展到梁山伯到祝家求亲,发现小妹就是祝英台,他仍然像少年时的同学关系一样,彬彬有礼、不苟言笑时,苏联代表团团长莫洛托夫惊讶了,对周恩来说:"中国的伦理道德太独特了,与欧洲根本不同--看见自己思慕的情人,竟不亲吻,不拥抱,甚至手都不握。"言谈中流露出对东方传统美德的敬意。
     再看下去,莫洛托夫又诙谐地说道:"中国男女就是这样冷冰冰的,到病倒、到死都不表现自己的爱!我们的青年到了那里非犯错误不可。"
     在日内瓦会议期间,周恩来对《梁山伯与祝英》这一独具匠心的安排,不仅增进了中国代表团与兄弟国家的朋友们的友谊,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融洽了中国代表团与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的人们的感情,推动了日内瓦会议的进展。
     日内瓦会议结束不久,世界影坛巨星卓别林看了周恩来托中国代表团成员王倬如捎去的这部电影后,他由衷地称赞中国民族戏曲的优秀传统说:"就是需要有这种影片,这种贯穿着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影片。希望你们发扬自己民族的文化传统和对美的观念。我希望你们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而我知道你们是已经有了。影片好极了,希望你们多拍这类片子!"
     无论是这部影片的演员,还是导演,绝没有想到,它在刚拍出不久竟被周恩来带到日内瓦,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周恩来外交的艺术效应。
     《梁山伯与祝英台》,这部不知使多少人意引情牵、陶醉其中,增进过中国同世界许多国家友谊,为推动日内瓦会议获得进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的越剧彩色艺术片,1954年7月在捷克斯洛伐克第8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荣获音乐片奖。在袁雪芬领奖归来后,周恩来高兴地对她说:"雪芬啊,向你恭喜!我们两'台'(指《梁山伯与祝英台》和茅台酒)在那里很受称赞。"
     这一年,《梁山伯与祝英台》进入港澳电影市场,并连续上映107天,轰动了港澳和东南亚地区。
     周恩来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喜欢,可以说已经到了百看不厌的地步。1955年10月16日晚,他忙中偷闲,到位于北京西城区护国寺旁的人民剧场再次欣赏了这出越剧。
     几天后,周恩来向文艺工作者讲话时,津津乐道地对《梁山伯与祝英台》这出戏所取得的艺术成就给予了理论性的阐释。他满怀厚望地看着在场的文艺工作者,以激昂的声调说:"我们要使人民的艺术受到人民的欢迎,艺术里面必须充满人民性。而人民性就是毛主席所说的: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东西"。由于地域、气候等客观条件的制约和影响,人类社会形成了各种民族。它们相互之间"有了不同的习惯,有了不同的传统,有了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了不同的语言","表现在艺术语言上也有不同"。这样,艺术"虽然有它的特殊性,但是总有共同性,这种共同性就贯穿了人民性"。由于"是人民的艺术,所以人家能够理解。"
     周恩来强调:《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在"丰富的艺术形式下",在内容上"有更完美的人民性的"一出戏。正因为如此,它成为了"最受欢迎的"中国古典戏曲,受到世界其他国家的喜爱。"因为它不仅写了悲剧,而且写了理想,这就表示了中国人民是有理想的。"这是"一个鼓舞力量","它推动着中国这个民族生存下去,强大起来。所以,我们的《梁祝》就超过英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头,因为它那个悲剧里头没有理想……"
     这就是周恩来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艺术性与思想性的总体评价和独特的见解。
     1957年4月,《梁山伯与祝英台》在文化部举行了1949年到1955年优秀影片授奖大会上,又荣获舞台艺术片类的唯一金奖。

 
关闭窗口

上虞市信息中心 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